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LOL盘口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信佛、谋士,“夫妻店”WeWork背后的“影后”女主人

摘要: “窃钩者诛,窃国者候”亚当诺依曼和妻子拿着17亿美金转身离开,留下一地鸡毛。直到此刻,WeWork员工们才醒悟,原来We代表股东,他们只是They。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LOL盘口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硅兔赛跑(ID:sv_race),作者:Juni,责编:Zi 陆屿,LOL盘口经授权发布。

当当网创始人余渝和李国庆这对夫妻撕下最后一块遮羞布,把脏的烂的臭的一股脑暴露在网上,给吃瓜群众们提供茶余饭后的谈资。

这样的结局无法不令人唏嘘。曾经的模范夫妻、令人仰慕的创业者,扯掉遮羞布后的面孔令所有人大吃一惊。

面对金钱利益和公司困境,余渝和李国庆选择了撕逼大战。 

而这对夫妻,双宿双栖、共同进退,选择了套现离开。

软银完成最新一轮注资后,创始人亚当•诺依曼和妻子丽贝卡•诺依曼将拿着17亿美金分手费彻底离开。

福布斯预计,夫妻俩至少有41亿美金身家。

讽刺的是,按照软银最新投资估值,WeWork目前只值80亿美金,这样算,夫妻二人赶得上WeWork价值的一半了。

在WeWork跌宕起伏的战局里,诺依曼夫妇看似成为了唯一的赢家,转身离开,留下一地鸡毛。

这次就让我们从丽贝卡出发,看看诺依曼夫妻二人是如何一手缔造WeWork又将它推向边缘的。

亚当•诺依曼的“核心谋士”

这说的就是丽贝卡了。

在工作中,她是WeWork的联合创始人;

WeWork前首席品牌与影响力官,“积极地重塑WeWork和其全球范围内的形象,并作为WeWork的品牌发言人与品牌概念的领袖提倡者。”

在生活中,她是亚当•诺依曼的妻子,夫妻二人同心同力。

亚当毫不避讳地承认:公司的很多决策是他和丽贝卡的共同决策。丽贝卡也骄傲的说:我们的工作与生活之间完全没有界限。

这样的紧密连接,丽贝卡一度被指定为WeWork三位接班人之一,在亚当•诺依曼意外身故后延续传承WeWork。

在围绕着WeWork和丈夫的生活之外,她是一名受过认证的瑜伽教练;是能说三门语言的康奈尔大学高材生;是“第一女儿”伊万卡•特朗普的密友。

还有一位好莱坞大明星表姐,奥斯卡影后格温妮丝·帕特洛(Gwyneth Paltrow)。

温妮丝·帕特洛曾出演过《复仇者联盟》、《钢铁侠》、《消失的爱人》等多部影片

丽贝卡深受大表姐的影响,19岁时目睹温妮丝拿到奥斯卡影后,成年后丽贝卡踏入好莱坞娱乐圈,成了一名演员和电影制作人。

2008年温妮丝创立了电商公司Goop,两年后33岁的丽贝卡和丈夫亚当共同建立了WeWork,开始了创业生涯。

说起电影,也许是丽贝卡这辈子的遗憾 —— 她无论如何都无法达到大表姐在电影上达到的成就。

论起创业,大表姐也难以与之匹敌,WeWork最高峰时期估值有470亿美金,丽贝卡一度也称得上成功的范本。

出身名门,爱好广泛,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不光有一张能入镜头的脸,还有一颗能运筹帷幄的心,一脚跨入最高境界,活成“完美太太”——一个将工作和生活平衡得有条不紊的现代女性。

一切完美的无懈可击,前提是如果没有WeWork后来的故事。

矛盾的管理风格,好莱坞式的乱

丽贝卡在WeWork一直担任“首席品牌与影响力官”,即公司文化的代表。

她负责建设“所有的信息、品牌使命、品牌价值观以及延续创建WeWork品牌的DNA”。

换句话说,她的理念,约等于WeWork的理念。

很显然,她是一个重要角色,但她具体负责的事物对包括某些高管在内的WeWork员工来说,都是一团迷雾。

丽贝卡笃信佛教,对佛教的兴趣不光让她取得了佛教研究的学位,也让她参加了高僧的生日宴会。

她曾经试图让亚当戒除对金钱的痴迷,她让亚当少谈点钱,而多关注健康、幸福与知足。如果财富随着而来也不错;但如果没赚到钱,也没关系,因为他们那时会快乐并知足。

这曾经也是他们创建WeWork的初心。

但运营一个公司可不是依靠“正能量”就可以的。通过玄学来解释管理上决定并无法说服他人。

丽贝卡曾经被公司同事说她“将太多灵修主义的内容放到WeWork里”。

事实似乎也是如此,丽贝卡的“金钱观”好像根本没有感化丈夫。

今年年初,亚当•诺依曼将公司名字从WeWork 改成The We Company,而由于“We”商标由他私人拥有,他向公司收取了590万美金授权费。

幸好,感受到来自股东的压力后,修订版的招股书显示诺伊曼退还了这笔资金。

WeWork预备上市前后,一度有消息称,亚当•诺依曼通过出售股票和举债,从公司中套现了逾7亿美金。

这样的矛盾在公司管理中似乎无处不在。她所执行的公司政策似乎与她的责任背道而驰。

公司为员工举办充满烈酒的party——

说好的健康呢?

公司每年开除20%的B级绩效员工——

说好的知足呢?

如果说这些行为可以用“work hard, play harder”的加州价值观和“优胜劣汰”的社会达尔文主义来理解的话,那么更让人费解的是丽贝卡曾在初次见到一些员工的几分钟之内便开除了他们,因为她感觉和她们“气场不和”——说好的幸福呢?

妇唱夫随,亚当也不遑多让。

作为一家即将上市的公司CEO,亚当的公众形象也并不那么光鲜,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他曾经在他租赁的私人飞机上吸毒,魂飞至九霄之外。

他禁止在员工餐里加肉,虽然他自己并不是素食主义者;

他在解雇近7%的雇员之后,立马痛饮龙舌兰酒并请来嘻哈组合Run-DMC的成员Darryl McDaniels来一场快闪演唱会,留下一帮“震惊而困惑”的雇员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

此外,他们曾经多次让公司IT与维修工去他们家中修东西,让公司雇员成为他的家庭维修工。

而矛盾之处并不仅仅体现在公司政策,更体现在两位创始人的三观上。

如果说以上的例子只能代表WeWork的领导层可能不算是一个传统领导层的话,那么近乎于是公司形象代言人的丽贝卡的某些举动就不禁让人怀疑WeWork这家公司所倡导的“价值观”了。

在2018年WeWork的一场学习营中,她当着8000人说“作为女人很大一部分的工作是帮助男人(比如亚当)来满足生活上的需求。”

在平权运动日益昌盛的今天,居然有公司领导人倡导这样“复古”的价值观,让人无语。

不仅如此,WeWork前董事鲁比·阿纳亚(Ruby Anaya) 声称,同事曾经在公司的团建活动中对她实施了性侵犯。这种自上而下的“兄弟会男孩”文化透露无时无刻不在透露出对女性的不友好。

这种“乱”,反而更接近于好莱坞电影圈的风格,而不是一个创业公司该有的状态。

真的很难分辨,是不是电影道路的中断让丽贝卡将自己的生活无限戏剧化放大,在WeWork这台大戏中,把自己活成了彻头彻尾的“影后”。

没有他们的We

随着WeWork创始人夫妇的卸任,WeWork的IPO之路目测将会越发崎岖。

“如果亚当·诺伊曼不继续担任我们的首席执行官,可能会对我们的业务产生重大负面影响,”IPO中曾留下这样的文字。

但现在,这家由他们夫妇密切参与创立和发展的平台,却将他们驱逐出去,从实际的操作者“退位”。

诺依曼所持有的B类和C类股票投票权与普通股东持有的A类股票投票权之比曾经是20:1,在受到外界批评之后,WeWork修改了招股书,将诺伊曼的超级投票权股份与普通股份的投票权之比限制在10:1。

随着诺伊曼被罢免首席执行官职务,诺伊曼所持有股份的投票权也将减少到3:1,失去了多数投票权。

10月22日,诺依曼的所持的股份被彻底买断——当然,是在拿了17亿美元的“咨询费”之后——他也正式与这家公司他亲手建立的公司完成了切割。

同样被褫夺大权的还有丽贝卡,与诺依曼夫妇关系密切的高管们,以及诺伊曼及妻子丽贝卡的近20名亲友。

作为公司创始人之二的亚当与丽贝卡,曾经手握最好的牌。

他们有出色的教育经历与职场生涯、有好莱坞大明星表姐的名人效应、夫妇都是公司的重要角色等等,这些都是他们可以和股东讨价还价的筹码。

然而,他们又做错了什么被罚出牌桌呢?

是他们混淆了工作与家庭的边界,将个人信仰带入职场?

是他们没有做好本职工作,提出并倡导优良的公司文化?

是拿着投资人的钱企图把公司专为“家族企业”的野心?

是丽贝卡没有做好一个“贤内助”和“核心谋士”,在亚当迷失的时候给予提醒?

我们无法将这一切责怪于夫妇中的任何一个人,但雪崩发生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这种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夫妻店”在科技公司里并不少见。

如阿里巴巴的马云与张瑛、SOHO中国的潘石屹与张欣、百度的李彦宏与马东敏、京东的刘强东与龚晓京、当当的李国庆与俞渝、陌陌的唐岩与张思川……

虽然这种“夫妻齐上阵”的架势看起来很浪漫,但在创业路上也并非都能携手走下去,因为利益关系分崩离析的散伙夫妻也不是没有。

并非所有人都可以在枕边人与工作伙伴的角色之间跳跃,公私琐事之间也很难说出一个对错。

在劳燕分飞的夫妻中,我们看到的是夫妻档在创业初期一致对外的团结,也看到了在大厦建立之后因为利益分配问题的黯然谢幕。

毕竟,婚姻不是谈生意,并无法用量化的KPI丈量。

诺依曼夫妇之间虽无嫌隙,一致对外,但他们却忘记了WeWork这家公司并非家族企业,而是从投资银行里拿钱的“烧钱机器”。

他们在革命尚未完成之时,就开始论功行赏,用人唯亲,不光让员工们无法信服,也让股东们难以买单。

虽然属于诺依曼夫妇的灯光已经熄灭,舞台已经拉上幕布,但如果有多余的感情,也请不要为诺依曼夫妇感到可惜,亚当·诺依曼离开董事会时可是带走了17亿美元的“顾问费”呢,加之今年年初套现的逾7亿美元,诺依曼夫妇的家底还是非常厚的。

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WeWork计划遣散2000名员工,但因为遣散费尚未到位的缘故,迟迟不得落实。

从IPO估值470亿美金的神坛,跌落至约80亿美元的市值,做出错误决定的CEO合理合法地拿着钱走人,而勤勤恳恳的员工却需要为CEO的行为买单。真是“窃钩者诛,窃国者侯“,所谓匪夷所思,莫过于此。

WeWork的雇员们此时终于明白,原来We代表着是股东们,他们只是They。

参考文章:

WeWork's Adam Neumann just stepped down as CEO. Here's everything we know about the drama that's been unfolding at the co-working giant.-Business Insider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heres-the-latest-wework-news-2019-6?utm_source=markets&utm_medium=ingest?utm_source=hearst&utm_medium=referral&utm_content=allverticals

WeWork cofounder Rebekah Neumann, cousin of Gwyneth Paltrow, reportedly demanded employees be fired within minutes of meeting them because she disliked their ‘energy'-Business Insider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wework-rebekah-neumann-adam-gwyneth-paltrow-energy-goop-2019-9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LOL盘口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LOL盘口App

本文系作者 精选 授权LOL盘口发表,并经LOL盘口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LOL盘口」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LOL盘口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精选
精选

精选和转载来自其他媒体的趣闻

评论(1

  • hJVKgN hJVKgN
    回复
    1

    这世界上虚假的东西太多了!

    2019-10-26 11:40 via android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LOL盘口